Office image

如何从零开始成为一名家装室内设计师?

一、设计师是干什么的

主持人:我们今天为大家邀请到的嘉宾是家居设计师张蕾,下面先跟我们的网友打声招呼。

张蕾:你好,大家好!我是室内设计师张蕾。

主持人:我们今天要聊设计师这个行业,您先跟我们介绍一下设计师平时的工作内容大概都是什么样的?

张蕾:其实工作内容很琐碎,也很辛苦,我们可能更多的时候是跟客户的交流,制作图纸,现场和工人沟通,后期的采买,一切琐碎的东西全部到位,你的这个作品才能完成。

主持人:你怎么看待设计师这个行业?你觉得什么样的设计师是一个好的设计师?

张蕾:很多时候人们对设计师是有一种误解的,我听到的是“你可以肆意的挥洒激情去创作,去做很多东西,你的生活可以弹性的规划人生,你的时间也是非常宽松的,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还能够有一个比较优厚的收入”。但是实际上,设计师,尤其是室内设计师,有的时候跟艺术家完全是两码事。艺术家就是创作,只是做我喜欢的,这个东西只是因我而存在;但是设计师是完全反过来,我的设计是因他而异,因人而异,更多的时候你有各种各样的限定,像是一个套着枷锁的舞者一样,要做到在各种各样条条框框限制的条件下为他做一个满意的东西,你这个作品是为他做的,他满意了对你才是一个最满意的结果。

主持人:你在设计过程中,发现有什么最困难的地方吗?

张蕾:最困难的地方,我觉得更多的时候是人和人之间交流的障碍,比如一种是这个房子的主人自己想要的表述不清楚;第二种状态,你要做的这个设计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有的时候我们碰到的客户是今天要这样,明天要那样,他自己的人生观、价值观、审美观都在日新月异的变,你跟他再去做,没有办法进行量身打造。所以,我觉得选客户比做这件事情更重要。

主持人:选客户是什么意思?

张蕾:第一,你要找到一个交流没有障碍的客户;第二,你能够充分的去了解他,你能够完全的相信自己,这个人的家交给我没问题,我能够充分的去理解他,能够把他的语言或者他的图片、他自己细细碎碎的东西不全都能满足。

主持人:你刚才说作为设计师要了解用户的需求,再帮他设计。有没有一种情况,用户说:“我不需要设计师了,我对自己的需求很了解,我自己来设计”,你觉得这两种有区别吗?

张蕾:一方面是对需求有很大的了解,一方面是你对自己的这些需求,如何实现它?比如我吃一顿饭,我知道能吃饱,我知道想吃什么样的菜,什么样的味道,但是我不知道这个饭馆在哪儿,我也不知道想把一顿饭真正吃的美轮美奂需要花多少钱、需要走多少路等等。设计师是在知道他要的是什么的情况下给他一个捷径,让他很快很方便的得到它,更多的时候是这样的。有些人完全知道自己要怎么用,也完全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但是不知道去哪儿买,不知道怎么实现。我觉得我们更多的时候做的是经过他的描述,能够体会他要的是什么,把他的东西再提炼拔高,做到这是他要的,而且超出他的想象。

主持人:根据你现在的了解,现在中国装修的时候自己做的多,还是请设计师的多?

张蕾:应该还是自己做的多一些,前两天我还听到一个言论,现在的设计师大多数是在30岁以下的,可能上一点训练班就出来画图,或者家装公司出图去做,你自己的生活阅历没有达到,你的生活水准没有达到,你凭什么有资格给我做设计?而且人和人之间的沟通和信任之间出现了很大的问题,现在更多的时候家装公司的设计师都是免费的,免费的钱是从哪儿来的?老百姓更加不信任这个东西了,你的设计是免费的,也就是是白送的,既然是白送的,我认为白送的东西都不够好,还不如自己来。我觉得更多的老百姓还是愿意自己来做。

主持人:你作为一名专业的室内设计师,你这个设计是要收费的,相比这种免费的室内设计师相比,你能够提供的更多东西在哪里?

张蕾:据我所知,很多的时候,装修公司的设计师做的更多是通过免费的设计,制作出图纸,把这些图纸融到施工里,他们有一个施工的回馈,而我们没有。很多时候,他们就是做到完成一套图纸就算设计结束了,而我们要更多的做到和业主的交流和沟通,更多细碎的去了解他真正需要的是什么,甚至于规划五到十年之内生活轨迹的变化方向,对他理财的规划有一个资金的分配,还有施工的细枝末节,再到家里的家具、家里所有的配饰到位,我们的工程才算结束。

主持人:你觉得在设计过程中,哪一步是最关键的?

张蕾:最关键的就是功能,很多时候功能是最重要的。如果说,这个家再漂亮,它不实用,我没有办法去用它,很快它就会变得不漂亮了。比如,年轻人觉得极简主义不好用,为什么?极简的时候,可能它的摆放,多一本书都嫌累赘,极简更多的时候是舒展了空间,体现的是空间的奢侈。所以,任何的情况下,一个新的房子也好,一个旧的房子也好,一个房子最核心的问题就是功能,要把所有的功能都结合起来。

主持人:我们在设计的最开始阶段,首先要考虑到以后要怎么用这个房子,是吧?

张蕾:没错。

主持人:有没有一些特殊的办法能够帮我们理清思路,让我们不遗漏每一个很细小的环节?

张蕾:我通常就是列表,比如我自己会列了一个非常详细的表发给客户,或者有人会向我要这个表,我会给他看。你要给他一个表格,可能这个表格对他的生活是一种提示,他想不到的东西你都要替他想到,家里有没有宠物?慢慢的,你的表格也会通过客户的不断增加,也会不断的增添表格的内容。这样,客户一看到这个表格,他很多想不到的东西全都会出现,他就会反过来告诉你他的功能和需要。

主持人:这样的环节要反复多少次才能把功能的需求明确下来?

张蕾:那也要因人而异,有些人就是大线条的,上来就说:“我们家没有宠物,我们家不来客人,我丁克,不爱孩子,我就是要漂亮!”但是你要反复的去问他,非常规的人绝对存在,但是就怕从非常规变成常规。所以,你要不断的跟他有一个碰撞,我们觉得这种交流至少会比较长时间,可能会有一个月左右。

主持人:举一个例子,比如现在很多的年轻人,是公司的上班族,他们买了一套90平米以下的房子,他们在装修的时候,在功能上你给他们一些什么样的建议,怎么样考虑装修的问题?

张蕾:如果说你的房子很小,一般是异地的,家里可能会有父母来,有可能有客房。还有的年轻人说,几年之内规划有孩子,因为孩子很小的时候是不可能有一个单独的空间。所以,人要清楚自己要的是什么、将来的生活轨迹是什么。如果不清楚的话,首先要对自己的人生有一个规划,五年之内会不会有孩子,我们家里会不会经常来人。

更多的时候,自己对功能的叠加上要有一个规划。比如茶几很矮,一旦没有就餐的区域,窝在那吃饭会很难受,可以通过一件家具改变它,现在很多的茶几有两个升降轴,茶几的板一抬起来就变成一个75公分的像沙发卡座一样,那就有点像自己在西餐厅吃饭。所以,年轻人不要眼盯着自己的房子小,踌躇满志,而是要想怎么能够把麻雀做的五脏俱全且功用非常明确,还舒适,更多的时候思想要开放一点,怎么把功能叠加起来。

主持人:在考虑功能之后,通常要做哪些工作?

张蕾:功能结束了以后,我们更注重的是理财的一个规划。比如这个房子有了,我要一个什么样的功能,我们家会出现多少件家具,出现了多少平米的建材,出现了多少个建材种类,甚至于窗帘,台灯出现几个,吊灯,每一件东西落到实物上会给他一个资金分配。价格出来以后,你再根据价格执行方案,进行采购。

主持人:我们刚才提到了两点,先理清功能的需求,然后再计算一下预算,假如这两点我们都清楚了,准备开始设计了,怎么样进行形式方面的设计?这方面有什么建议吗?

张蕾:自己要了解自己的东西到底是什么,比如是美的,我经常接到一些信件,比如说,我自己喜欢的是欧式的、美式的、中式的,甚至于混搭的,还有的说阿拉伯风格的,江南水乡的。其实这些都是意境,这种意境你用什么方式去体现它?这可能是设计师比较头疼的,有些东西你做过了,非常的琐碎,很难看。

还有的时候是混搭,不是说混搭就是混,混的这方面是次要,更多的时候是讲搭,这些东西A和B完全没有关系,但是它怎么能搭到一块?很多人愿意说把欧式和中国的传统文化结合在一起,但是就像一个西洋人穿旗袍一样,用什么样的方式让他觉得穿的还挺纯粹,还觉得洋腔洋调还对劲?这也是我们设计师要去做的攻课。

主持人:你给我们归纳一下,如果想自己装修的话,有几个原则应该注意一下?

张蕾:要学就学一个比较纯粹的,你的范本要好,首先要把自己的眼界打开,经常翻一些杂志类的东西。还有的时候,我们生活中经常听到这个杂志上的东西是跟自己无关的,实际上美的东西,任何东西都可以采纳,你可能看这本书采纳的是颜色,看这本书可能采纳的是材质,看这本书可能采纳的是整个的生活状态。第一,一定要多看;第二,这种看不是漫无目的的看,还是要扎根于现场,更多的时候还是多走一下建材上的这些东西,实景展示实际上是最重要的,更多的时候不见得是让他们找出自己喜欢的是什么,但是首先要知道自己不喜欢的是什么,这是最重要的,然后在众多不喜欢中找到自己要的是什么。

主持人:对于那些想找设计师的人而言,我们可以通过什么方式甄别哪些设计师是好的、哪些设计师是坏的?

张蕾:最好还是能够真正的到他做的房子里去坐一坐,真正的跟他曾经做过的客户去聊一聊,你就会找到一种答案。比如瑞丽、时尚也好,我们做好了一个房子,它会来拍,我们的业主直接就会把钥匙给我们,我们自己就去开门进去,人家会觉得很惊讶,“你就和主人一样开了门就进去?”我说:“对啊,我一年只做这么几套房子,你有一个好朋友,你的好朋友再好,你一年能见他几次?但是我可能跟这个客户半年生活在一起,每星期至少见一到两次面,我们之前的关系能到什么程度?你为别人花了多少心思,那么别人对你的回馈可能更多的是信任。”

更多的时候,你选择他,还是要信任他。那么,你的信任同哪儿来?最好不要通过图片,最好能够跟他面对面的接触一下,走进他的房子了解一下他,我觉得这个可能是更重要的。

主持人:就是听听客户的反馈。

张蕾:对。

  二、装修中的常见误区

主持人:下面这个环节我们谈一谈装修中的常见误区,您觉得对于很多年轻朋友在做装修的时候,有哪些通常是误区是需要避免的?

张蕾:第一个误区,更多的人把装修先理解为外在,这个房子什么叫装修完了?精装修的房子是什么样的?就是铺上了木地板,卫生间铺上了瓷砖,装上了洁具,有一个厨房,橱柜装上了,摆上家具就好了,装修就算结束了。实际上,自己的家如果没有买精装修的房子,我认为这些都不重要,装修中最重要的可能是内在的这些东西,因为你的生活场景是在变化的。一旦你在墙上做了那么无畏的装饰以后,实际上是在限定你未来的规划。一定要在壳上做放松的处理,更加注重内在的东西。

主持人:装修不等于装壳。

张蕾:没错,这是最重要的。

第二个误区,很多人在资金的分配上没有合理的规划。还有一句话叫“我的预算是为了突破的”,这也是非常错误的观念,一旦你每一个细节都做一个细节的规划,你的这个细节的项目,你的单据列的越细、做的数字越准确,你的预算越不会突破。你要做的这件事情是确定的事情,把每一个东西都进行量化,那就没有问题。

第三个误区,很多人更多的时候考虑的是风格,生活是要踏踏实实去过的,是一个功能性的东西,不管是什么样的风格,万变不离其中,最重要的是功能,要了解自己。

最重要的问题,装修的原因是因为不满,不满可能是对生活的不满,对房子现在给我呈现这个状态功能的不满,对工作的不满,对很多时候的不满。一个家不可能承载那么多的东西,人更多的是要懂得取舍。

主持人:可能很多人有这样一种想法,凡是贵的东西都是好的,这是一种误区吗?

张蕾:那也要看这个人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如果说你对面的这个客户认为只有贵的东西才能够给他安全感,那一定就是贵的就是好的。但是如果说这个人认为性价比是最重要的,你就要去找性价比最高的东西。这没有固定的一个论调在那,也是因人而异的。

主持人:实际当中,比如我们不考虑户的偏好,面前有很多种建材,价格都是不一样的,有低的,有高的。真实情况中,是贵的就一定是好的吗?

张蕾:那绝对不是。但是有些时候,你给客户一个非常便宜的东西,他会有一个问号,它为什么这么便宜?前两天我们遇到一个客户,他自己装一个房子,因为我们有一个很严格的预算表格,他对厨房的瓷砖分配的价格是一百块钱一平米,但是那天我们去买的时候,发现有一款名牌的砖,但是十一做促销活动,130多块钱的砖变成了48元,我就说把这个砖买回来,他非常高兴的买了。但是他把这个砖买回来放到家里以后,他妈妈一看单子,就说:“退掉吧,这个砖的价钱太便宜了,我给你添点钱,你不至于装修缺这点钱吧,我给你退了重新买”。实际上,贵的绝对不是最好的,在这种时候,当大家都对价值有判定的时候,我更多的愿意他们捡那些名牌打折的,是一个不错的品牌,你能够信任的,但是价格绝对是客户能够接受的一个价格,但是不见得好运气你都能碰上,这是第一点。

第二,中国叫做China,China就是瓷器,尤其是瓷砖这种东西,都是中国往外出口,进口砖也非常多,一个是出口,一个是进口,之间的价格就差十倍、二十倍,我们不要盲目的迷信这些进口砖。我们有一次很幸运,一款出口的砖,它是出口的尾货,比如它出了多少箱,最后剩下一点了,这些尾货就一次性处理了,就几十块钱,但是它出口的时候是按照美元来计的。

第三,一个设计对一个品牌和这些东西的了解,你能够知道它以往的价格,能够给客户进行非常好的指导。

主持人:有的时候,我们去购买建材,不知道哪些建材是好的,查网上的消息,搜索出来的结果也都是林林总总的,我们怎么分辨呢?有什么办法吗?

张蕾:这确实是比较难的,还是要相信名牌,但是相信名牌更重要的是名牌会有一个很好的售后,因为小的厂家有可能不稳定,这次不错,但是下次能不能还那么好?有这样一个问题。所谓的名牌就是耳熟能详的,在每一个地方都能够见到的。但是你在名牌中再进行筛选可能会有一个比较,比如是不是居然的会比大钟寺的便宜?前两天我碰到一件事,德国汉斯格雅的龙头,在居然它的一个套装原价7000多,现在卖2000多块钱,已经非常便宜。但是客户稍加再跑一跑,到了百安居发现同一款龙头卖1700多。就是说,也是要多跑,同样的名牌,在不同的地方,可能价格不相同。

主持人:你之前有没有遇到过我们刚才遇到过装修的误区在实际中的典型案例,被你纠正了。

张蕾:纠正谈不上,有一个特别有意思的事,我有一个同学,他们家装修让我去,这是很久以前的事了。让我去了以后,让我提提这个房子应该怎么装,我给他写了一张纸,七个不要做的事情。比如吊顶不要做,石膏线不要做,地上的“四菜一汤”不要做,比如地上拼一个花,顶上有灯池等,我给他写了很细节的东西,给了他一张我设计的平面,规划列了一张单子,去哪儿买一个什么样的材料。最后去他家的时候发现,所有我说不要做的东西他都做了,我很奇怪,怎么这样了?他说,因为装修这个房子的时候,不知道未来会是什么样,就东家看看,西家看看,觉得这家顶不错抄一个,这家地不错抄一个,这家墙不错抄一个,这家柜子不错抄一个,最后抄完以后,完全放到自己家里以后是四不象,完全不一样,花了很多钱,最后做成这样,很伤心。就是说,在装修的时候,会遇到各种各样的人,各种各样的问题,会有各种各样的状况出现,这种状况就组合出你的生活。 主持人:我们刚才提到了很多误区,现在给我们总结一下,在装修的时候应该如何避免发生这种情况?

张蕾:还是要多做功课,第一,功能上的功能;第二,审美上的功课。第三,资金的规划;第四,长期的规划,现在每一套房子都来之不易,比如我们经常遇到一个问题就是新婚的,会提醒他虽然是婚房,但是也有蜜月期结束的时候,日子要往后看,展望未来,一切考虑的比别人要细要多,要全面一些,这个东西才会做得好。

主持人:做功课,量化细化功能的思考。

张蕾:对。还包括这个家不仅是个人的,还要倾听于家里每位成员的要求,如果能够把大家的想法全部实现,这就是一个特别成功的房子。

主持人:我听到现在,感觉在你现在看来,装修不见得要把这个房子装得多么漂亮,而是要让住在房子的人感觉到舒服,对吧?

张蕾:是的。

  三、一个设计师的修炼

主持人:下面把这个话题转向个人,作为一名室内设计师,不知道你之前是做什么工作的?

张蕾:我之前在一个德国的建筑公司,我们公司是做规划的公司,我负责的是楼盘户型的规划,比如一个地块出现,会给你一个规划书,这个楼盘里会出现几个几居室,我们做的与建筑类更相关的东西。

主持人:后来怎么从事了室内设计这个行业呢?

张蕾:特别有意思,我自己周围的朋友有买房的,有结婚的,有各方面的需要,当时觉得我跟这方面相贴边,就经常打电话问,觉得挺好玩的,开始是参与,参与到后来就变成真的实操了。我有一个朋友要结婚,但是他特别忙,半年在国内,他老婆正在上博士,也不懂,两个人都是我的中学同学,“我就给你6万块钱,你把我们俩都了解透了,就替我把这件事情办了就完了。”我就拿着他的钱,也算我的一个实验品,经历了这次装修以后,觉得这件事特别有意思。再后来我跟现在的老公因为装修走在一起,因为我们各自为各各自的朋友装修,其实脑子比较僵化,当时觉得除了这件事以外,比如年轻的人谈朋友可能会干的事情是压马路,看电影,谈朋友,吃饭,但是这些事情都做完了以后,第一是没话可说,第二是没事可干,正好有这些装修的事情,我们谈朋友的时间全花在了陪别人买建材,陪别人买地板,陪别人挑壁纸,帮别人布置新房,慢慢的这种生活就变成了我们真正的生活。再到后来,我觉得这个工作要比我原来的工作有趣的多,因为我原来的工作,我可能做了很多楼盘的室内设计,户型设计,墙的轴线、房子的格局,但是我只是做的中间这一步,而不像现在这种完全像是一个孩子一样,我能够知道这个孩子原本是什么样、胚胎的状态是什么样、最后结束完全长成一个健康的成人是什么样的,一步一步的成就感我觉得挺好,把爱好就变成了职业,把原来的职业放弃了。

主持人:你是哪一年开始从事这份工作的?

张蕾:2000年。

主持人:你觉得起步的时候有什么困难吗?

张蕾:我们跟一般的设计师还有一些不一样的地方,有点站着说话不腰疼,因为一开始没有把它当成一个挣钱的事情在做,有自己的收入,而且自己当时在外企,收入还相当不错,而这只是当作锦上添花、谈恋爱等各种各样的复杂幸福生活的一部分,但是做到后来的时候发现真正离不开它了。

一开始我们面临的困难跟现在的年轻人不太一样,现在的年轻人,它就是他的职业,就是安身立业的职业,牵扯到这个职业能不能给他带来高昂的收入,我们那个时候没有,前三年我完全没有挣到一分钱,就是朋友和朋友之间转,去帮忙。再到后来,我的朋友提出,“你为我做了这么多,我不能不给你钱,你的劳动付出是应该有一个金钱去进行量化的”。再到后来,我发现这个能够安身立命了。那么,现在的年轻人可能不像我那个时候有一个正常的工作只拿它当爱好来做。

现在的年轻人,第一,竞争很激烈;第二,生存压力也大;第三,如何让客户相信你,放开手把设计费真正给你。我自己的大学同学也有搞室内设计的,他很苦恼,也想把设计和施工分开,一旦分开的话,谁来给我掏设计费?所以我觉得现在的年轻人如果真的想以设计师作为他终身的职业,可能眼前的利益应该先要慢慢的撇开一点,真诚的对待每一个真正相信他的人。

主持人:行业当中其他的设计师,有没有也收费,但是模式和你们是不一样的。

张蕾:模式不一样的非常多,比如他们有工作室,有一天一个设计师跟我聊,他说在电视上看到我做的东西,想特别认识我,因为觉得我做的东西一看就是自己很精心打造出来的,不一样的,用了心的。他了解了我自己的模式以后就问我:“你有助理吗?”我说:“没有”,“你施工图是自己画吗?”“是”,“采购、陪同是你自己吗?”“对!”“那你不是要累死了?”“差不多”“如果你这样一直干下去的话,你一会死!”。确实是会这样!一般的公司,只要是个小设计师,一个非著名的设计师,可能会盯四五个助理。

我知道的收设计费的,最有意思的是一次我的一个客户找我做了一套房子,但是他找我做第二套房子的时候我怀孕了,我说实在做不了,他让我帮介绍一个人,我说我对设计行业的其他公司不太懂,我只知道一个设计公司是独立收费的,要不然去看看那个。这个客户就去了,设计费还不少,若干年前那套别墅要了八万块钱,如果用他的施工,设计费打七折,起码他当时觉得不错,起码是一个独立设计师帮着做。但是后来那个客户非常生气,这个图居然把家里的室内楼梯画到了室外。那么,这是谁做的呢?是一个助理做的,主设计师谈了一次就消失不见了。

第一,可能不仅是这个行业,可能都存在这个问题,如何能够飞快的致富?如何能够抓到这个客户?如果能够把第一笔钱70%先给我,后面的我就不管了,反正你爱用不用,你不用,我这30%不要好了。这就成问题。

第二,也有一些独立的设计师,比如我前一阵做了一个房子,他前面找了不下20个北京的独立设计师,最后都没有用,其中他说了几个我觉得还很知名的,我问他原因是什么。他说,我们家人口多,加上保姆是十一口人,我的房子卧室不够用。于是,设计师一听卧室不够用,就把一楼所有的厅布满了卧室,把他们家开成不同的房间。

这也是一个问题,你在解决一个问题的情况下,你要替客户考虑能不能用别的方式,不能说居住得到满足了,还得有一个家庭团聚的地方、吃饭的地方、聊天的地方。每一个人都快节奏、快生活,每一个人都在觉得反正你没有给我设计费,我做每一件事都是有产出的,我做这件事不能白做,一旦你没有给我钱的情况下,我就给你潦草,这就是很大的问题。我们现在做这一件事,不管你找不找我,包括网上的网友问我,我对待每一个人的心态就是我要认真的对待他,每一个人都要这么做。如果都这么做的话,我相信可能大家不会有那么多不高兴的事情。

主持人:如果我们镜头前的朋友,有想成为设计师的,你觉得他需要具备哪些素质?

张蕾:第一,热爱生活,尤其是作为一名室内设计师,热爱生活到什么程度?比如我老公,他对任何东西都感兴趣,比如茶、书法、绘画、雕塑,对任何东西没有偏见。为什么?因为设计师是最不应该有个人风格的,有些时候大家说你是擅长于做什么风格,那你就完蛋了,你就只是为了风格在工作。因为你做的这个工作,尤其是室内,你要为了客户着想,他要什么,你能够给他什么。如果说你能够做到这一点,你就一定是一个热爱生活的人,你知道不同的人,你能够宽容,有一颗包容心,你能够知道不同的人需要的是什么,这一点是最重要的。

第二,思想绝对不能僵化。虽然有一是一,有二是二,但是有的时候要学会变通。比如他的房子,你一开始有这样的一个变化,但是在做着做着的过程中,你的客户可能发生一些变化,你应该根据他的变化进行调整。如果说,你硬钻死牛角尖,“不行,一开始商量的不是这样的!”那就麻烦了,你要理解别人,做到这些,要热爱生活,要懂得倾听,善解人意,对美有一个自己的要求,这样会好一些。

主持人:如果有人想成为设计师,你能给他一些什么建议?

张蕾:给他一个建议,可以从自己的家小试牛刀,你对生活有要求,你在真正的把自己的小窝一步一步的变的不一样的情况下,你会体会到一个揣着新房子找你人的心情。

主持人:我现在特别感兴趣,你和你的老公都是设计师,你们自己的家是什么样子?

张蕾:我们自己的房子是学校分的一套很小的普通住宅,我们经历了生活的阅历以后,也发生了变化,当我们2003年结婚的时候,我们俩生活非常简单,只有两个人,因为我自己家里都在北京,我父母不可能来我家住,有点像这个小房子就是属于我们自己的。他的妈妈在外地,而且帮他的哥哥看孩子,也不来我这儿,我们家也没有会客,很简单,我们家就是睡觉、吃饭,更多的时候是画图,电视都不怎么看。最后在2007年以后有了孩子以后,就有一个保姆,有孩子睡觉的地方,有一个保姆睡觉的地方。没有办法,沙发变成了一个能够展开的沙发,原来漂亮的沙发请出去。后来保姆走了,必须得和孩子睡在一起,买了一个高低床,而且我的父母也要来我这儿帮我一起带孩子,甚至于因为有了孩子,所以他的妈妈也会来,我们家现在就变成了一个旅馆,所有的房间里都可以打开成床,我自己原来两米一的书桌也请出去,我的那个屋变成了一个高低床,下面是我和我儿子睡,上面是我老公睡。原来的客厅沙发变成了能够打开的床,如果他的妈妈来,可以住。外面的厅也是一张床,我爸妈来能够住。所以,生活是要变化的,我们家非常拥挤,我们虽然都是床,但是我还是尽量在这种情况下让它保持所有的功能,还让它依然比较美,起码的体面要保留。

我原来的月嫂曾经跟我说过一句话,“你给人做设计,你可千万别让人家到你家来,你看你住这么小的房子,你怎么给人做豪宅!”其实不是这样的,为什么我说设计师职业的人要特别热爱生活、能够体味到别人生活百态的能力?这种能力是种营养,他的生活水平的提高可能到不了那个层次,但是你通过给他做设计,能够打开眼界,体会他的生活,你能够走到他的生活里去,你自己才能一步步的提高。这不见得我住成什么样,就给你设计成什么样。

  四、网友热点问题解答

主持人:下面这个环节我们来集中回答一些网友的提问。

网友:我也与您一样是一名室内设计师,但是入行比较晚,想请教前辈,在与业主沟通的时候出现矛盾,怎么做?

张蕾:首先要考虑到矛盾的原因是什么,因为你是在替他做设计,这个矛盾不应该存在,如果你真正的能够理解他,你们俩之间肯定是有一个分歧。如果你站在他的立场上去换位思考,再把矛盾点一点一点的分析出来,如果这样做会出现一个什么样的状态?你给他分析清楚了,这种矛盾就会解决。

主持人:就是看看双方分歧究竟在什么地方,对吧?

张蕾:对,关键就是要理解你的客户。

网友:张蕾姐姐好,我是一名学生,也想学室内设计,请问我在学校的时候应该学哪些专业呢?

张蕾:我自己也学室内设计,但是室内设计更多的时候是关注生活的每一点。当然,作为室内设计这一个专业来讲,它的任何课程对你来说都是有用的,比如我觉得最有用的几点,制图,你要清晰的把所有要做的东西用图纸画出来,让施工方准确的理解你,能够把这些东西实现,制图是非常重要的;第二,人体工学,尺度比例,因为你是因人而异的做设计,人体工学这块也特别重要;第三,所有跟美相关的一切东西,你都没有可以拒绝的,你要去学它。我觉得课程都是基础类的东西,它是丰富你的人生,但是不见得会在日常生活中起到很现实、很具体的东西,更具体的东西还是要在真正实践它的时候才会碰到。慢慢来,别着急,完全依靠学校能够带给你什么可能不是那么多,更多的还是要去真正的做,做的时候发现自己的不足,再去补。

网友:我看了那个非常朦胧的设计概念才了解到你,比如用户的要求,不乡村、不田园、不繁杂、不简陋、不浪费、也不糟蹋东西,要高贵和单纯,要有距离感。这么抽象的概念,你是怎么理解,然后把它设计出来的?

张蕾:这是抽象的,因为是抽象的,所以你只能抽象的去理解,但是你起码能够知道把这些繁杂的、乡村的、浪费的全部要剪掉,至少这是一个非常干净的空间。我觉得,对于他这么多语言的描述,你起码要知道你面对的一个人是什么样的人,更多的是通过这些语言了解这个人,然后再想,如果把这个人放在这个环境中会怎么样。

主持人:你当时是怎么跟客户沟通的?

张蕾:这个房子很独特,这个女孩跟我沟通的时候,首先跟我讲她买这套房子的时候,关注的不是这个房子本身的格局,而是在他们小区里找到了一套房子,这套房子的优点是所有的墙都可以拆掉,她需要一个非常开放的空间。原因就是她自己希望能够在任何一个空间展望这个房子,很通透。本身房子的主人也是一个非常独特的主人,她的幸福感体现在比如她明确的知道她要什么,她刚才说的那么多“不要”,最后集中到一个“要”字,她能够做到一辆奥拓开12年,两万五千块钱的一辆车开12年,她认为不值得花那么多钱在路上,她可以花12万块钱去买一个古琴。她这么多的细节告诉我的是,她尊重的是一种文化,她要的是什么?摒弃的是什么?那么,我们的沟通就可能是书信的往来,见面并不多,一点一点的抠,最后在她诸多的“要”和诸多的“不要”里面给她塑造了一个环境。她最厉害的就是她非常相信我们,我们没有任何的效果图,每一样东西都是在最后一天形成的,而且她们家是素素的,素墙,水泥点,橱柜就是水泥打造的,环境完全是灰和白。有些人对她说,“这个房子太像一个博物馆或者美术馆,能住人吗?”那么,也要看这个人一个什么样的人,如果这个人心甘情愿的住在美术馆,而且乐得不得了,那这就是一个成功的设计。她跟我们第一次交流的时候没有谈我们要什么,可能说了诸多的“不要”,她把十年来自己出差搜集的东西,比如去澳大利亚土著人画的布画,去各个国家的美术馆买个仿制品,她拿来的都是这些她爱好的东西,她更多的时候是讲我这个人是什么样的,我希望你给我量身订作的环境是适合我的。这个房子,我们只是在做一个我认为适合她的一个环境,但是恰好这个环境她满意。

网友:很羡慕你,能够在工作当中结识自己的另一半,请问你是如何平衡工作与家庭(爱情)的关系?

张蕾:现在不需要平衡,因为我们俩的工作和家庭生活完全都融在一起了,家庭生活就是工作,工作就是家庭生活,不存在平衡的问题了。

主持人:现在统一了,分不开了。

张蕾:对,而且还有一点是我们没有休息,很多人上了五天班,星期六、星期天休息。而我们俩没有,他平时上班,周六周日做他上班之外的工作,我可能是一直在做这件事情。所以,更多的时候,周六周日在一起,觉得大家真的能够24小时在一起工作,这是特别开心的一件事情,这就是生活。

网友:我在《半边天》的访谈看过你,觉得好厉害啊,你的设计能够给人很强的安逸感,请问你是怎么做到的?

张蕾:一个设计师最重要的是你热爱生活,你要把自己融到这个房子里,如果我住到这个房子里要有多舒服!你把自己舍身处地的放进去,然后再把一切你想满足的东西都给他。那么,这个房子一定是安逸的。关键是有的时候可能想的不够多,或者你为他考虑的不够多,那这个房子就不足够舒服。

主持人:我们今天非常高兴请到张蕾给我们做关于室内设计的访谈,同时也提醒镜头前的朋友们,在设计的时候一定不要把工夫花在壳上,一定要把功能考虑清楚。有一个小礼物送给你,谢谢!

张蕾:谢谢!